關於部落格
有時候,話,說不出口,成為心裡潛伏低咕的…潛台詞
  • 442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中篇-聖誕節


飛了多久?我忘了。一陣疲倦與乏味席捲而來…

視野中,一顆樹依著一棟房,一展枝延伸在那棟樓房的一面窗外,枝上的葉受不住寒風的吹襲幾乎落光,剩下幾片枯葉還固執的賴在枝上,猙獰的與寒風拉扯對抗。



我相中這樹,挑了個好位子棲息一會兒。

收起了翅膀稍微梳理一下,面著窗。


這不是我要找的那片窗,我明白。但也不減興致的凝望,雖然少了窗簾的隔閡,但毛玻璃的設計讓我無法看穿屋內的擺設,只是透著鵝黃的燈光,想必應該是溫暖的。


屋子的另一端傳來了一陣咆嘯,聽的出來是一男一女的爭執,『匡啷』順勢有東西摔碎的聲音。不久之後『碰』的一聲,是門被甩上的震撼,連我也驚了一下,接著一個人影跑出了這棟樓房,駛了一台車旋即離開。


面的那窗被輕輕的開啟,背後掩著半開窗的是一個男孩。


『我做了一年的乖孩子,如果我可以要一份禮物,我只希望爸媽以後別再吵架了!』男孩青澀的祈求,那呢喃的低語清楚的傳入我的耳中,我記下。

另一個聲音也響起。

『神阿,祢為什麼要對我如此的不公,我平日照顧一個病弱的孩子還要賺錢養家,老公卻整天搞外遇拿我的錢揮霍,心情不好醉酒還會暴力相向,對家對孩子對社會一點也沒有貢獻!我真的撐不下去了!』屋內另一端的泣怨聲傳入我的耳中。



我好奇,振翅飛去,找那離去的男人。



寒風帶著極高度的水氣促成冷冽的刺骨,但對我的翅膀而言並不構成阻礙。順著那人離開的方向,我尋到了一盞急行的車尾燈,找到了男主人。



『喂,我的小寶貝,我的小妖精,幾天不見了我好想妳,我現在肚子好餓,去妳那找你好嗎?』男子撥了電話,接電話的那頭是他的情婦。

『不好啦,我男友放假回來,我要陪他,改天好嗎?』電話那頭壓低了聲音答覆,隨即切斷的通訊。


『幹!媽的,今天什麼都不順。』男子氣忿的甩了電話,使勁的踩了油門加足了馬力在路上狂飆,好似要把所有怒氣、所有煩惱藉由飛快的速度拋下。

『這麼討厭的人生死了算了!』男子脫口而出。



恩,我停駐在他行駛的前方,現身。



男子在驚嚇之餘反射性的踩足了煞車,手不自覺得將方向盤打到了底,打滑。

打滑,姿勢很美,像是舞者在冰上轉動的舞姿。

車子順勢甩了出去,往路旁的行道樹撞上。分不清楚是車子吃了樹,還是樹切了車子,那生物體與非生體嵌在一起的衝突感令人玩味。



『對不起,讓無辜的你受了這麼大的傷害。』我伸手撫摸那受到劇大撞擊後而半傾倒的大樹。



一陣紅色的旋轉閃光伴著劃破寧夜的喧囂聲到來,離開。



急診室因為男子的到訪而忙碌了起來。女人及小孩隨及趕到。我定眼見到了一個蒼白而碎弱的男孩驚嚇得依偎在母親的懷裡,女人試圖冷靜的打點一切,能感覺到她微微的動了情感,但隨即又沉了下去。


是多大的傷害累積,竟能讓一對伴侶的感情消失的如此徹底。我納悶,也不想追究。


『唉,不知道要怎麼跟家屬說,又要面對這麼難過的畫面…』醫生在門後花了一秒的時間閃過這惱人的念頭。『很遺憾』醫生從手術室裡走出來,挑了這三個字說完沉默。


女人沒說話,但眼淚潸潸的流下,十年的感情還是湧起,然後放下。倒也鬆了口氣。
男孩沒說話,頭埋在母親的懷抱之中,心裡很複雜。知道父親對母親不好。


『是這樣的,我們在他皮夾內找到了器官捐贈卡…』


女人不顧是誰說的話,是醫生還是護士,那一點也不重要。她知道那是她與他結婚之前一同申辨的,他還沒墮落之前的事…。


『我孩子可以優先得到配對移植的權利嗎?我兒子他患的是…』女生不加思索的回答,她關心的是孩子。

留下他們商談討論…。


盤算:
『爸媽不會再吵架!』孩子的願望達成。打勾
『活著不開心,死了算了。』男人的願望達成。打勾
『孩子得到了換腎的機會,家裡得到了一筆保險金,社會某人得到器官移植的機會…對家對孩子對社會都有貢獻。』女人的願望達成。打勾



恩,很好。我滿意的離開。去找我要找的那片窗。


聖誕節的前夕,這絕不是恩賜。



『我不是聖誕使者,我只是流浪飛行者…』我低語的潛台詞。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