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有時候,話,說不出口,成為心裡潛伏低咕的…潛台詞
  • 442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中篇-一天

過年,好似與台北無相關。硬要說氣氛,那就是久不變的一年一度的空城。

上街的人數寥寥。隨著景氣斷層似的下滑,什麼張燈結彩、什麼隆咚的喧嘩音樂也不再。過年,只是放假放空的理由。


硬要說放空,也不太算,所有一整年沒聯絡的親戚也只能依靠這時維繫那薄弱的感情。連假,陪著爸媽踏過一家又一家的拜年,連續幾天的坐台陪笑卻因為我出了社會而沒有多餘額外的收入,倒是付出了些紅包。感嘆時間蹉跎,同輩的親友早已結婚生子,足足(姑姑)、姨姨、媽咪、爸比的牙牙學
語,是惹人疼愛,卻也諷刺的突顯我還沒結婚對象的苦悶。


多請了一天假,延後一天上班,
原本計劃安排國外度假,卻因班機時間卡不準而做罷。死黨們各自回南部過年,找不著人脫身。只能在夜半空檔之餘上網寫寫文章,以找回那一丁點自己。


『我喜歡你的文字』那是認識他的開始。在我開始習慣寫blog之後沒多久。

沒有太多交集的網友,只是偶爾出現在blog上的留言。沒留下任何的線索,也沒留下任何私人聯絡方式,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的在網路上維持一種若有似無的關係。彷彿我若停筆不在po文,或是轉移了blog的家,那麼我跟他真的一點關係也沒有。

為什麼沒有更深入的交談,或許我本就不愛那種明暗的對立,我在明,他在暗,我活在電腦之前,他活在電腦之後,我是我,他是誰?我甚至該稱他還是她我也拿不準。就算他的評論有時打動了我的心房,無所謂,我能笑笑的佩服虛幻的世界活著一個相同的自己。


日記中我抱怨著過年無處去,沒自個兒時間的牢騷,他留下了一段話。

『給自己一天,我帶你玩耍!』

一樣沒留下線索,沒留下聯絡方式,我納悶他要怎麼跟我聯絡?

『好阿!一言為定』
我打上這排文字後一笑置之,隨及離線。


隔天,我真的擁有了屬於自己一天的時間,就在準備開工的前一天,我多請的那天假。只是,我的活動範圍只限於那張雙人床上。

算不上什麼大病,只是頭疼的想把頭砍了,以免又繼續疼到要人命。我不煙不酒,不可能是宿醉。感冒嗎?我不那麼想。拿起過去醫生開的止疼藥加上肌肉鬆弛錠,我沉沉的睡去,一天,足足一天。

頭很痛,腦袋卻很清晰,有人拉著我的手,隨後我醒在腳下一片亮麗的雲端。我在飄浮,我感覺得到。只差沒如書中一樣會看到自己脫離肉身的那種可怕之感,我知道我還沒死…。


『還記得我嗎?』手的另一頭這麼說。


我凝神一望,似乎因為我遺忘了什麼,所以我看不到他的臉。但他手上的溫度,那個力道,那種握著的方式,我記得。他出現過在我的夢中二次,第一次在我十歲的時候,第二次在我十九歲的時候,我能感應到那個頻率。


『你變了,你變高了,也變的更俊挺了!』我開心的笑。

十歲的他,是個小鬼,為了保護我,挺身出面替我挨打。我記得。
十九歲的他,是個小伙子,拉著我跑過一片西瓜田,躲開追打我的壞人。我記得。
二十八歲的他,是個挺拔的紳士,只可惜我不再能看清他的臉。



他拉著我飛翔,我注意到他有一雙接近白色的灰翅膀。

偶爾,我們停佇在某個喧鬧的慶典角落。看著人來人往的穿越過這具空虛的身體。
偶爾,我們停佇在某個海岸邊輕哼著歌。看著海水潑打上來卻濺不溼我倆。
偶爾,我們停佇在某個公園互依著不語。看著雲變風吹享受這片刻得來不易的相處。
偶爾,我們停佇在某個山上眺望著美景。看著霓虹閃閃我知道一天快結束了。



『新年快樂!今年妳一定會順利的!』他輕輕說。語裡有我探到淺淺欲言又止的嘆息。

『謝謝!也祝福你』我報以微笑,沒過問他為什麼長了翅膀。


『謝謝你今天的陪伴,讓我有一個快樂的連假ending, 或是新春開始』我笑,試著藏匿某個遺憾與失落。

他不語。


『你該不會是留言的那個傢伙?』我突然反應到了什麼。

他沒說話,但我知道他在微笑,就算我看不清他的五官,我就是能知道。


他一個側身,給了我一個擁抱,一個吻。
我還試著想品嚐他的感覺之前,他狠狠的把我推開


『妳該回去了。』他說。

他的翅膀顏色變深了,灰色的程度往黑色
光譜的那端移去。

離開他的手,一個重力的吸引,我直直的落下。



『我們還會不會相見?』我高聲的呼喊。


『保有信念,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!』他的聲音很遠,但很堅定。



我醒來。沒有如其重力撞擊的悶痛,就只是醒來。醒來在自己的床上。
沒變,依舊是一床暖暖的被窩,一床的絨毛娃娃。半夜十二點鐘。

頭不痛了,一切清晰。

外頭鞭炮聲四起,農歷正月初九,天公生。有人開始在拜拜了。星期二的開始。


我下床整理隔天上班要用的文件。

泡了杯咖啡,打開電腦連上blog。

多了一個留言

『希望你今天過的快樂!並祝新年快樂』一樣,沒留姓名,沒留線索。

我笑了。

是他,我知道。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